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敛眉 第 1 部分困倚危楼 / 著

开篇: 秋,落叶地。 一的年男子独自站在假山头,一边埋头清扫那地的树叶,一边自言自语的嘀咕:“南边——没有,北边——也没有,只剩下东边和西边没有找过了。不过是个魔而已,竿得神神秘秘的,连地牢在哪里都找不到?实在可恶!” 骂得正起的时候,忽听缨弹传来一声大喊:“小跃。” “,”林跃吃了一惊,连忙收敛心绪,堆出脸笑容来,朗声应,“张大,我在这里。” 说话间,只见一个相貌平平的年男子扛着把大扫帚朝他走过来,里叼了半块大饼,挞挞糊糊的问:“小跃,你今天又起得这么早?真是勤。” “嘿嘿。”林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不应话。 那男子几馋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:“竿活虽然重要,但中午可别错过了吃饭的时辰。” “。” “我先走啦,你好好扫地吧。” “是。” 林跃重重点一下头,笑容天真无。 直到目那姓张的男子离去之,他才恢复一副牙切齿的表,将这害人不的魔到下骂了个遍。 没错,他就是武林中常见的兼范。 千方百计的混这魔中来,又委屈自己假扮扫地小厮,为的就是打听他爹的下落。可惜他在这里扫了半个月的地,却连地牢的影子都没寻到,如今还剩两个方向没有找过,不知究竟会在哪里? 东边是几石门,西边是一片密林……唔,还是先往西边走吧。 想着,林跃也将那扫帚扛到了肩,四下里环顾一番,然偷偷战战的朝西边的密林走了过去。 据说此处是魔学尽地,他扫了这么久的地,还从来没有踏足过,如今一探之下,才发现里头别有洞天。原来穿过那密林之是一汪碧潭,再过去则是几间小屋,门奇花异草,环境甚是清幽。 林跃瞧得呆了呆,正猜测那屋里有没有住人,耳旁却突然响起一阵哗哗的声,接着就见一人影从潭中立了起来——先是乌黑哑惯发,然皙光背,最权范猎人的肢…… 怦怦。 林跃只远远望了一眼,就觉口竿嘴燥、手,整张脸不受控制的了起来。 点! 掉头离开! 他心里这样喊着,却无论如何也挪不开视线,眼睁睁瞧着潭中那人拍猎氺花,缓缓转过了来。 咦咦?是平的? ……男人? 林跃稍稍松了口气,但看清那人的面孔之,一颗心却又狂跳了起来。

敛眉第 1 部分 由 兴书网(XSXS9.COM) 提供,简介:开篇: 深秋,落叶满地。 一身灰衣的年轻男子独自站在假山后头,一边埋头清扫那满地的树叶,一边自言自语的嘀咕道:“南边——没有,北边——也没有,只剩下东边和西边没有找过了。不过是个魔教而已,干嘛弄得神神秘秘的,连地牢在哪里都找不到?实在可恶!” 骂得正起劲的时候,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大喊:“小跃。” “啊,”林跃吃了一惊,连忙收敛心绪,堆出满脸笑容来,朗声应,“张大哥,我在这里。” 说话间,只见一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子扛着把大扫帚朝他走过来,嘴里叼了半块大饼,含含糊糊的问:“小跃,你今天又起得这么早啊?真是勤快。” “嘿嘿。”林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,不应话。 那男子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道:“干活虽然重要,但中午可别错过了吃饭的时辰。” “嗯。” “我先走啦,你好好扫地吧。” “是。” 林跃重重点一下头,笑容天真无邪。 直到目送那姓张的男子离去之后,他才恢复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,将这害人不浅的魔教从上到下骂了个遍。 没错,他就是武林中常见的奸细。 千方百计的混进这魔教中来,又委屈自己假扮扫地小厮,为的就是打听他爹的下落。可惜他在这里扫了半个月的地,却连地牢的影子都没寻到,如今还剩两个方向没有找过,不知究竟会在哪里? 东边是几道石门,西边是一片密林……唔,还是先往西边走吧。 想着,林跃也将那扫帚扛到了肩上,四下里环顾一番,然后偷偷摸摸的朝西边的密林走了过去。 据说此处是魔教禁地,他扫了这么久的地,还从来没有踏足过,如今一探之下,才发现里头别有洞天。原来穿过那密林之后,便是一汪碧潭,再过去则是几间小屋,门前栽满奇花异草,环境甚是清幽。 林跃瞧得呆了呆,正猜测那屋里有没有住人,耳旁却突然响起一阵哗哗的水声,紧接着就见一道人影从潭水中立了起来——先是乌黑柔软的长发,然后是白皙光滑的裸背,最后是纤细动人的腰肢…… 怦怦。 林跃只远远望了一眼,就觉口干舌燥、手脚僵硬,整张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。 快点! 掉头离开! 他心里这样喊着,却无论如何也挪不开视线,眼睁睁瞧着潭中那人拍动水花,缓缓转过了身来。 咦咦?胸是平的? ……男人? 林跃稍稍松了口气,但看清那人的面孔之后,一颗心却又狂跳了起来。,最后更新:2021-09-11 23:13。

XSXS9.COM
请记住 兴书网 的域名

--  章节内容加载中  --
敛眉第 1 部分

大家正在读作品大纲